法家線設定閒談

好多人說法家線絕讚,其實法家線當初是讓我最瓶頸的。

 

因為我跟法家是完全相反的人,我一開始完全不能理解他,因此不知如何描寫他,也找不到他愛上女主角的理由。法家思想貶低愛的價值,要如何在法家學說框架下描繪他與女主角的戀愛,是最困擾我的一個問題。

轉折點在《韓非子》〈存韓〉一篇,只有在真正去讀法家原典後,我對法家才算有了同情的理解。韓非對秦王政說,您如果想統一天下,請留著韓國吧,它是您最堅定的盟友,請先打趙國吧。看到這裡我鼻酸了。《韓非子》整本書被害妄想(無誤),但他對祖國的愛,是如此真誠執著。這份愛甚至為他惹來殺身之禍,李斯說,看哪韓非只為韓國著想,不是真正為秦國著想,於是韓非死於獄中。

看其他篇論述更會喟嘆,韓非如此聰明的一個人,他難道不知道〈存韓〉論點有多薄弱嗎?韓寧自己都在遊戲中說,如果他去輔佐別國國君統一天下,第一個滅的就是最弱小的韓國。韓非一定知道,但他還是義無反顧地嘗試了,然後失敗,他是一個言行一致的殉道者。

於是我知道韓寧是什麼模樣了。回頭來看,我也很訝異自己寫得出這樣本來不存在於我人格中的人格。無中生有,都靠韓非,向韓非致敬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